當前位置:首頁 > 文獻資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王會悟與中共一大
  • 2019-07-01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
  • 關于中共一大會場,人們早已熟知,其中的兩處:一處是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興業路76号),一處是浙江省嘉興南湖一艘遊船上。中共一大代表的住宿處是博文女校。當時,為什麼要安排在這幾個地方,又是誰去安排的?這就必須提到一個人,那就是李達的妻子王會悟,安排這些地方都與她有關。

    1919年,王會悟(18981993年,浙江桐鄉人)從浙江省湖州湖郡女塾(現湖州二中)學習英語結束後,前往上海尋求婦女獨立解放的途徑。這時,經上海學生聯合會介紹,被黃興夫人徐宗漢安排到上海女界聯合會做文秘工作,在這裡她結識了湖南人李達。當時的李達是中國留日學生總會代表,回國辦事時與女界聯合會有密切工作聯系。1920年,李達和王會悟結為伉俪。

    19217月,中共一大會議在上海召開前,負責會議籌備工作的是李達。會議籌備中,李達遇到了兩件事:一是會場安排,一是代表住處。他把這兩件事交給了妻子王會悟去辦理。

    聯系中共一大會場

    20世紀20年代的上海,各帝國主義列強染指頗深,社會動蕩不安,各種黑惡勢力較多。在這種錯綜複雜的形勢下,王會悟認為,中共一大會場不能選在旅館。那選在哪裡呢?她在和李達商量時,建議在李漢俊住處開。李漢俊的住處位于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興業路76号),其建築是上海最具特色的居民住宅——石庫門建築。上海的石庫門建築采用一進院落,房間主體是兩層建築,大量吸收了江南民居的式樣。其建築追求簡約,門闆不再講究雕刻。院落大門以石頭做門框,門框上邊略帶花紋,門闆取材以黑漆厚木,門闆對開兩扇,這種門被稱為“石庫門”。王會悟建議到李漢俊住處開會。對于為什麼要選擇這一地點開會,198382日,吉林大學曹仲彬教授專訪了王會悟。當時,王會悟回憶說:“因為李漢俊住在他哥哥李書城的公寓裡,在上海李書城有好幾處公館,李漢俊住的就是其中一處公館,如果在此公館開會,就比較安全。”王會悟在征得李達同意後,親自去找李漢俊。王會悟對李漢俊說:“建議會議上午開,并在他家樓上開,以便好掩護。樓下家裡人來人往,買菜、做飯、洗衣服都可以掩護樓上開會。即使客人來,在樓下接待,樓上開會也不會被發現。”李漢俊同意王會悟的建議。于是,中共一大便在這裡召開。

    聯系一大代表住宿

    接下來,自然就是找一幢獨立的,又與李漢俊住處比較近的地方作為代表住宿處。

      王會悟自然就想到了博文女校。這裡有兩個原因:一是博文女校的董事長是徐宗漢。博文女校于1916年由黃紹蘭與徐宗漢、章太炎夫人湯國梨等在法租界貝勒路(今黃陂南路)的一幢民房創辦。當時,湯國梨已經任神州女校(今虬江路四川北路附近)的校長,于是,黃紹蘭就擔任了博文女校校長,徐宗漢任董事長。後來,由于徐宗漢随黃興去了美國,章太炎家境也遇到了困難,單靠收取學費難以維持辦學,在這種情況下,博文女校在1920年就停辦了。1921年,黃紹蘭得到了張謇之兄的資助,又租借了蒲石路(今太倉路127号)住宅複校。二是博文女校距離李漢俊住處很近,中共一大代表開會來回非常方便。當時的蒲石路博文女校距離上海望志路106号李漢俊住處隻有200米左右的距離。王會悟與博文女校聯系住宿的名義是:“北京、廣東有幾位教師,其中有兩位女教師要來上海,準備在博文女校住些日子。當時,博文女校正在放暑假,房子空着,她們就同意了,給安排了樓上的兩個房間。後來,代表們來上海後就住下了。為了安全起見,門上了鎖。毛澤東來後,門已鎖了,王會悟“就安排他住在隔壁走廊,給他找了一床蘆葦席子鋪在地上,好在是夏天,問題不大”。

      建議中共一大轉到嘉興南湖召開

      中共一大第六次會議是深夜裡在李漢俊住處召開的,會議剛開始,就有一個偵探闖進屋裡,他借口說走錯了。這個偵探走後不久,警察突然前來搜查。在這以後,代表們提高了警惕,為了繼續開會,隻好轉移到附近一個小城市去開。那麼,究竟到哪個小城市去開呢?當時,張國焘提出到杭州西湖。對此,王會悟說:“到杭州西湖開會,張國焘等可能被人認出。”于是,王會悟又說:“我的家鄉在嘉興,嘉興有南湖,有遊船,可以到嘉興去開會。”王會悟的建議得到了與會代表們的贊同。

      最後一天的會議轉移到浙江嘉興南湖舉行。轉移時代表們“是坐的早班火車去嘉興的,大家是同一批同一趟火車去的。不過,不在一個車廂,而是分散在各個車廂”。董必武、何叔衡、陳潭秋、李達穿着西服呢料坐二等艙。陳公博因在轉移嘉興前的最後一次會議結束後,回大東旅店被密探跟蹤,故沒有去。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因是外國人,相貌獨特,怕别人認出,也沒有去。代表們到嘉興後,先到縣裡的張家弄鴛鴦旅館(現為鴛湖旅館)落腳,開了兩個房間休息。早飯後,請旅館賬房給雇南湖遊船,原想雇一艘大遊船。而大遊船需要提前一天預訂(當天訂不到)。最後隻好雇了一艘中号遊船。代表們稍作休息,離開旅館,到南湖煙雨樓參觀。11點左右,各位代表到遊船上開會。下午6點多會議結束。

      最後一天的會議解決了幾個重大問題,通過了《中國共産黨綱領》和《關于當前實際工作的決議》,選舉了中國共産黨全國領導人及産生了全國領導機構,宣告了中國共産黨的誕生。正如毛澤東所說:“中國産生了共産黨,這是開天辟地的大事變。”

      (摘自2013年第8期《百年潮》,原标題為《王會悟安排中共一大會場和代表住宿的前前後後》)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