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成果大觀 > 論文精選 > 正文
  • 閩西土地改革運動述評
  • 2017-07-12 來源:福建社會主義時期黨史專題文集(1949-1978)第一輯 作者:蘇俊才
  • 閩西是全國著名的革命老根據地,是第二次國内革命戰争時期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年這裡曾進行過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全國解放後,由于閩西存在着全國絕無僅有的極其複雜的土地占有情況,這裡開展的土地改革運動也就采取了有别于其他老區或一般新區的特殊政策和做法。探讨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地改革問題,對于研究新中國的土地改革,特别是老區的土地改革是很有裨益的。

    閩西老革命根據地指福建省的龍岩地區(原稱龍岩專區,現龍岩市),轄龍岩(現新羅)、長汀、永定、上杭、武平、漳平、連城等縣。據統計,1949年,全專區共有土地面積1.959萬平方公裡,轄7個縣、76個區、613個鄉鎮,人口109萬,其中農業戶26.2萬戶,農業人口98.7萬;有耕地227萬畝。[1]由于曆史的原因,到土地改革前,閩西的土地(主要是指耕地,下同)占有情況極其複雜,基本上可分為下列五種類型地區:

    (一)保留土地革命果實地區

    20世紀20年代末的土地革命之前,閩西的土地占有是較集中的,根據龍岩、永定、上杭、連城、長汀、武平六縣調查,“田地平均百分之八十五在收租階級手裡,農民所有田地平均不過百分之十五”。[2]

    閩西的土地革命是由1928年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永定縣溪南開展的分田運動開其端緒。早在1928年中共閩西黨組織領導龍岩、上杭和永定一些地區的農民先後舉行武裝暴動,并在永定縣溪南區建立蘇維埃政權和革命武裝,在不到一個月時間裡,溪南區共有13個鄉2萬多人口的地區完成了土地的沒收和分配工作。1929年春,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入閩,與閩西地方黨組織相配合,在閩西原有的革命基礎上,創建了範圍遍及方園數百裡的閩西革命根據地,并領導根據地人民在很短的時間内,“解決了五十多個區六百多個鄉的土地問題,約有八十多萬貧苦農民得到了土地”。[3]當時分田的範圍占全區總戶數、總人數的70%以上。

    閩西蘇區的土地革命經曆了将近7年時間。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後,特别是1938年閩西紅軍遊擊隊改編成新四軍二支隊北上抗日後,國民黨頑固派千方百計指使、組織、支持地主進行反攻倒算,企圖在土地革命地區全面恢複封建業權。閩西黨組織在敵強我弱的不利情況下,領導廣大群衆開展了各種形式的保田鬥争,粉碎了國民黨頑固派的種種陰謀,使龍岩、上杭、永定等縣的15個區、83個鄉,14.6萬人口的地區,約有20多萬畝的土地一直保留在農民手中,直至全國解放。這些地區保留一年一度“抽死補生”、“抽嫁補娶”的調整土地習慣,這是中國農運史上的奇迹,也是閩西紅旗不倒的重要标志之一。[4]

    (二)經過土地革命,紅軍北上後封建制度恢複地區

    屬此類地區的有永定、上杭、長汀、連城、漳平等縣的267個鄉,約53萬人。[5]這些地區的農民在經濟上、政治上深受壓迫。紅軍北上後,地主階級不但奪回農民分得的土地,有的還倒算五年的地租,勒索烈軍屬的戶口費、壯丁費等;但也有些地主害怕紅軍歸來,紛紛将一部分土地低價出賣給農民,或轉化為公堂田進行剝削,造成封建剝削在某種程度上相對削弱,中農相對增加了。

    (三)扶植自耕農地區

    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後,閩西圍繞奪田與保田進行了尖銳的複辟與反複辟的鬥争,國民黨福建當局為了緩和階級矛盾,争取農民,決定從1942年6月起,在龍岩全境推行所謂“扶植自耕農”政策,進而在全省推廣。他們打着“實行平均地權”“耕者有其田”“變無土地的佃戶為有土地的自耕農”的招牌,規定“将有糾紛的土地,由政府依法實施征收,轉售給需要土地的農民,其所需資金向中國農民銀行貸款。以領地人分期繳付之價陸續償還原業主”。[6]希圖在維護封建統治的基礎上,對現實的農村土地關系進行有補償的調整,其目的是強迫農民交出土地,承認地主土地業權。此後,在閩西實際推行“扶植自耕農”的地區有龍岩、上杭、永定、武平等縣的39個鄉、6.79萬人。這類地區地主的土地數量上已與農民差不多,但質量好,其他财産均不動,政治上仍保持其反動的優勢地位。

    (四)解放後群衆自發分田地區

    屬此類地區的有長汀縣的宣成區、三平區,上杭縣的東一區,連城縣的康樂區的22.5個鄉,4.95萬人。這類鄉村都經過土地革命,但後來為封建勢力所複辟。全國解放後,這些地區農民已不滿足于減租退租,進而在未經人民政府批準的情況下,迫不及待地自發起來按照蘇區時期分配土地的辦法進行分田。這類分田大部分是由原蘇區時期的老幹部領導的,也有一部分為地主惡霸所掌握和領導,方法上采取打亂平分,存在着和平分田現象,既無劃階級也未展開鬥争,地主的四大财産均未沒收,黑地多,封建勢力沒有徹底摧毀。

    (五)新解放地區

    屬這類地區的有武平、連城、漳平、上杭、長汀等縣的222.5個鄉,約34萬人。這類地區過去大部分是地主逃亡的白區,封建勢力頑固。在第二次國内革命戰争時期,上述地區的若幹地方雖然建立過紅色政權,但為時很短,均沒有經過土地革命。土地占有狀況極不合理,占人口4%的地主、富農仍占有土地18%,且操縱着50%—60%的公堂土地,而90%以上的農民隻占有25%左右的土地。

    上述錯綜複雜的土地占有情況說明:第一,閩西老區經過20多年的革命鬥争,從整個階級看,除部分純新區外,地主階級是相對削弱了(戶數減少),而中農戶數明顯增加了。如永定縣富嶺村中農戶數占47%,平在村占51%;上杭石玉村占60%,而梅溪的一個自然村占到80%。[7]這一狀況決定了閩西老區在土改中必須十分注意團結中農,注重保護中農的利益,使之在經濟上不受侵犯;第二,閩西老區的封建經濟雖有不同程度的削弱,但封建制度仍然沒有摧毀,其統治剝削的手段是異常狡猾而殘酷的,特别是他們利用公田進行剝削。據調查統計,土改前福建省8個專區66個縣的公田平均僅占總土地數的29.34%,而閩西的公田卻占到總土地數的42.69%,多了13個百分點。此外,倒田霸占也是比較普遍而嚴重的現象,即使保持土地革命果實的地區也發現有反革命分子的霸占行為,土地革命未及的新區封建剝削情形尤為嚴重,因此,土改中絲毫不能放松對地主階級的打擊,不可忽視消滅地主階級這一土地改革的基本目标。隻有徹底消滅封建勢力,才能完成土地改革的任務,并藉以發展農村生産力;第三,由于閩西存在着衆多紛繁的土地關系,增加了土地改革的複雜性,這就要求在土改時,不能簡單地實行與一般老區和新區農村雷同的土改政策和方法,而必須從實際出發,制定适合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特點的具體政策和做法,這樣才能避免走彎路,保證土地改革的順利完成。

    閩西絕大部分縣是1949年9—10月解放的。解放初期的閩西,社會經濟狀況極其混亂和複雜。由于國民黨潰退時留下大量的黨團骨幹和散兵遊勇,加上閩西是老蘇區,曆來階級矛盾尖銳,地主惡霸掌握有大量的土匪武裝。因此,閩西的匪患相當嚴重,到1950年夏,土匪武裝的人數發展到5000餘人。他們伺機武裝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權,大肆破壞并掠奪人民财産,殺害工作人員和群衆,因而造成社會極度不安定。與此同時,經曆過土地革命洗禮的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群衆迫切要求收回被地主富農強占的土地,進而發生部分地方群衆自發起來分田。這一現象後來雖然經過耐心的宣傳教育和解釋說服工作而制止了,但也造成了幹部群衆的思想混亂。

    1950年6月3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頒布後,中共福建省委于7月11日發出了《關于土改工作的指示》并向華東局作了報告,提出省委決定于今冬明春在閩侯專區進行土改,結束閩西老區土改;要求一般地區進行一個鄉的土改試驗;以便為明冬後春完成土改作準備。

    省委的指示下達後,中共龍岩地委多次進行了讨論。認為閩西情況比較特殊和複雜,經過了蘇維埃的土地革命,國民黨複占時期地主又殘酷地向農民實行倒算,在遭到中共閩西地方組織領導農民開展保田鬥争以後,又不得不采用綏靖主義的土改辦法,使土地關系和占有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化,階級關系也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因此,在土改鬥争中必須實事求是地加以研究和處理,否則,有可能造成鬥争面牽涉太廣,而出現混亂局面。

    有鑒于此,中共龍岩地委、龍岩專署一方面部署在全區開展土地占有情況的調查;另一方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的精神和《華東土地改革實施辦法的規定》,結合本區土地實際情況,組織人員先後制定了《關于保持蘇維埃分配土地地區及國民黨扶植自耕農地區土地調整施行細則(草案)》、《解放後老革命地區農民自發實行分配土地地區之土地改革施行細則(草案)》、《關于實行土地改革新區的補充規定(草案)》等文件上報福建省人民政府批準。

    在上述上報的文件中,龍岩地委、專署就如何開展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改問題提出了相應的實施意見,其具體的政策和做法,主要是:

    (一)對保持蘇維埃分配土地地區,《施行細則(草案)》提出:“為便利于團結與組織廣大農民發展生産,應在原耕基礎上采取抽多補少、抽肥補瘦的原則,實行土地調整,以确定地權,頒發土地證。”之所以采取這樣的政策,主要是因為在保持蘇區時分配土地的地區,雖然經過多次的土地調整,但大部分農民仍然保持原分配土地,因此,應基本上保持原來所分配的基礎不動,而僅将國民黨統治時期少數地主、惡霸分子及保甲人員,利用政治權勢實行倒算或搶奪農民和革命軍工烈屬土地部分和公田及因人口減少而多出的過多土地沒收征收出來,在适當補償被侵害農民、革命軍工烈屬并照顧原耕基礎上進行調整分配。在分配時也不強調拉平,而對于過去分得土地之農民,因勞動所得而增加的土地必須加以保護。

    (二)對國民黨扶植自耕農地區,《施行細則(草案)》指出,對這類地區“不予承認,但應在盡可能保持原耕基礎上,必須劃分階級,實行重新分配”。之所以這樣規定,主要是因為這類地區的分地方法極不合理,當時在推行“扶植自耕農運動”時,規定凡是出租土地均予征購分配,後來又改變做法,隻限制每戶的最大耕地面積,其超過者由政府發行土地債券予以征收,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這些做法除龍岩縣因面對土地革命既成的分田曆史事實,較易推行外,而在未經過分田的地區,則難以奏效,最後因農民、地主都反對,大多隻是敷衍了事,事實上一仍舊貫,因而,在扶植自耕農地區,封建勢力仍占優勢地位,有必要實行重新分配土地。

    (三)對解放後群衆自發分配土地地區,《施行細則(草案)》規定:“應依照土地改革法精神,實行調整土地,結束土改,但已分配給農民的土地,一般應保持現狀,對若幹違反土地改革政策的應予端正。”這樣做的目的,主要是從加強團結的原則出發,承認既成事實,避免挫傷農民的積極性,以利于農業生産的發展。

    (四)對新解放區,《補充規定(草案)》提出:“凡本區各縣過去未進行過土地改革運動的地區,必須遵照中央土地改革法及華東土地改革實施辦法的規定,實行土地改革。”

    龍岩地委、專署提出的上述條文,是在經過大量的調查研究,廣泛征求意見,并經黨委反複研究後制定的,它針對性較強,同時兼備靈活性和創造性,比較符合廣大農民的根本利益。

    正在此時,由于朝鮮戰争爆發,美國派出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以支持蔣介石集團進犯大陸,福建面臨嚴峻的海防局勢,毛澤東主席遂于11月17日提出“從現在起,和廣泛展開土地改革工作相結合(福建必須迅速實行土改),限六個月内剿滅一切成股土匪”。[8]福建省委、省人民政府在接到華東局轉來毛主席的這一指示後,立即部署在全省範圍内行動起來,閩西革命老根據地的土地改革運動便在這種局勢下緊鑼密鼓地展開。

    12月間,福建省人民政府在綜合了龍岩專署上報的有關文件後,以《龍岩專區經過土地革命地區有關土地改革若幹具體政策實施意見》報送華東局,并很快得到了批準,這樣,福建省人民政府便于1951年1月18日正式頒布了《關于龍岩專區經過土地革命地區有關土地改革若幹具體實施辦法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規定》區别不同的土地占有情況,分為三種類型,并采取不同的實施辦法。

    (一)對于“保持蘇維埃土地革命果實的地區”,按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第二十七條“必須保護農民已得土地的所有權”的規定,“進行必要的土地調整,确定地權,結束土地改革,發展生産”。這條規定,旨在保護農民及其他勞動人民在土地革命戰争時期分得的以及土地革命後所得的土地财産不受侵犯;保護富農在土地革命時依法保留的土地及其在土地革命後勞動所得之自耕或雇人耕種的土地不受侵犯,充分體現了黨的保存富農經濟的政策。由于閩西公田多,且大多為剝削階級所占有,如不加以征收分配,農民得地更少,所以《規定》明确提出:“征收公田,包括族田、廟田、學田、教會田,沒收在敵人重占時期反革命政權所留的鄉保公田,除經專署以上人民政府批準保留者外,均由農會分配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考慮到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烈士多、革命軍人多,其家屬對革命有功的特點,《規定》明确提出“在調整土地時,應切實解決革命軍人家屬烈士家屬的土地和其他生産資料。”

    (二)對于“經過蘇維埃時期的土地革命在紅軍北上後封建勢力複辟,封建土地制度恢複地區”,視作新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實行土地改革,重新分配土地。

    (三)對于“解放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頒布之前,農民自發分配土地地區”,基本上予以承認,但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精神進行複查。《規定》指出,必須繼續沒收尚未沒收的地主土地财産,征收尚未征收的公田,說服多占成果者退出多占的部分,中農利益受侵犯者加以補償,以徹底摧毀封建勢力,端正政策,加強團結,确定地權,結束土地改革。

    從上述《規定》可見,福建省人民政府制定的實施辦法,基本上采納了龍岩提出的處理原則,但又有所不同,它是在經過梳理後使之在條理上更加清楚,政策性更強,也更便于操作。

    至于國民黨扶植自耕農地區應如何進行土改,省府頒布的《規定》沒有涉及。而在中共龍岩地委于1951年2月1日制定的《對老區土改的實施意見》中,則作出了相應的處理意見,即從政治上否認其合法性,而在政策上和具體做法上則“應根據土地法的原則結合實際情況進行抽補,調整土地”,并制定了七條具體處理原則。

    這樣,有關閩西老革命根據地土改問題的具體政策規定都已制定完畢,這就為既穩又快又好地解決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地問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遵照福建省委的部署,1950年12月7日—12日,中共龍岩地委召開緊急擴大會議。會議認為本地區,特别(龍)岩、永(定)、(上)杭三縣,已具備土改條件,因此作出了在全區範圍内立即開展土改的決議。12月中下旬,地委先後派出兩個土改工作隊在永定縣的富嶺鄉、上杭縣的白玉鄉開展土地改革試點。1951年1月19日,龍岩專區土改委員會成立,并于1月23日召開第一次土地改革委員會會議,會議制訂了《龍岩專區土改工作方案》,從而開始了全區性的土地改革。

    龍岩專區的土地改革分三期進行。第一期土改(包括土地調整)從1951年1月開始,到3月春耕前基本結束,土改、土整地區大部分為老蘇區,以龍岩、永定、上杭三縣中心地區為主,共計380個鄉,占全區總鄉數的59.37%;第二期土改從同年5月開始,到8月份基本結束,土改地區除長汀、永定及漳平一部分老蘇區外,新解放地區占60%以上,共有192個鄉,占全區總鄉數約30%;第三期土改從同年9月開始到12月份結束,土改地區包括封建勢力複辟地區、新區、自發分田地區,而絕大部分是處于省、縣邊沿地帶的新解放區,共有63個鄉,占全區總鄉數約10%。至此,除漳平縣少數民族苗族聚居的山羊隔鄉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第三十條規定暫不實行土改外,全區土地改革工作基本結束,并随後頒發了土地證。

    在曆時一年多的閩西老革命根據地土地改革運動中,由于有福建省委、龍岩地委的正确領導和廣大老區群衆的共同努力,尤其是正确地制定和實施了符合閩西老區實際的具體政策法令,同時,較好地把土改與剿匪、鎮壓反革命鬥争相結合,與恢複和發展生産相結合,并盡力可能地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建立農村反封建的統一戰線,從而使閩西的土地改革運動開展得比較健康和平穩,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主要表現在:

    第一,徹底廢除封建的土地制度,改變為農民的土地所有制。在土地改革中,龍岩地區共沒收、征收封建土地1106944畝,沒收地主、反革命财産計房屋43047間,耕牛3913頭,農具59331件,多餘糧食4480467斤,其他家具财産49181件,紙料52061斤。全區有70%以上共計750728人分得了土地及生産資料,而其中貧雇農占508851人,中農占218942人。經過土地改革和調整,雇農、貧農和中農的土地都有很大程度的提高(詳見表1),從而改變了土地占有不合理的狀況,使廣大農民從經濟上獲得了根本解放。


    第二,摧毀了農村的封建統治勢力,建立和健全了農村基層組織,鞏固了人民民主政權。在土地改革中,閩西各地都貫徹了“有領導地放手發動群衆,大膽展開反封建鬥争”的方針,深入發動群衆展開說理鬥争,全區共召開群衆性鬥争會3974次,參加群衆達170.2萬人次,共鬥争惡霸地主6117個,逮捕15198人,通過人民法庭公審886次,依法處決惡霸地主4164名,管制4402名,釋放3288名。同時,收繳了地主惡霸的各種長短槍2313支,輕機2挺,刀矛127把,彈藥30236發,電話機9部。通過以上一系列的措施,使長期壓在農民頭上的封建勢力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從而安定了社會秩序。

    土地改革使得鄉村政權機構更加健全和純潔,全區共有鄉政委員7566名,而其中貧雇農占69%,中農及其他勞動人民占31%;農村的各種群衆團體也得到了整頓,群衆的政治覺悟空前提高,他們紛紛參加農會、民兵、青年團、婦女會等組織。全區農會會員已由土改前的136685人發展到367278人(其中婦女占44.2%),占全區農業人口的33.7%;民兵武裝由32244人發展到67736人,占全區農業人口的6%;青年團員由1361人發展到12079人。此外,土改中還培養了24474名積極分子,充實到基層組織的領導機構。土改後的農村,農民真正當家作了主人,在政治上得到了徹底的翻身。

    第三,極大地解放了農村生産力,促進了農業生産的發展,改善了農民的生活。獲得土地後的農民,生産積極性空前提高,大家紛紛參加愛國增産競賽,開展互助合作運動,大力興修水利、精耕細作、增施肥料、改良技術,使農業生産在戰勝水、旱、蟲災的基礎上獲得連年豐收。全區糧食總産量從1950年的35700多萬斤躍升至1951年的63500多萬斤,1952年僅早稻就達42800多萬斤。土改後農民的生活水平也大大改善,農村購買力有很大提高,貧農每人每年購買力己由土改前的10元增至18元,中農由18元增至25元。同時,土改運動也推進了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恢複和發展。據龍岩、長汀、上杭、永定、連城、漳平六縣的統計,已重修重建房屋4200餘座,墾複田地8700餘畝。[9]

    第四,提高了農民的階級覺悟和愛國熱忱,推動了剿匪鬥争和抗美援朝運動的發展。通過土改運動,調動了農民保衛勝利果實的積極性,他們紛紛參加民兵等地方武裝,積極配合解放大軍展開剿匪鬥争,僅1951年一年就配合主力作戰596次,消滅土匪7526人;此外,民兵單獨出發剿匪830次,殲匪1680人,許多著名匪首如羅鳳岐、華仰橋、羅柏盛等都是被民兵抓住的。長汀河田區五個青年婦女還冒險抓住赤膊匪王純青,許多鄉村民兵帶領着廣大群衆冒風雨乘黑夜追蹤抓回逃亡惡霸、土匪,積極保衛翻身果實。

    土地改革推動了抗美援朝運動,廣大農民紛紛以實際行動投入到保家衛國的行列,全區報名參軍的有2萬多人,應征入伍的有6037人,到處重現當年蘇區時期母送子、妻送夫參軍的動人景象。上杭大批婦女要求參軍,當得不到批準時,她們反而埋怨說:“人民政府對待男女不平等啦!”在抗美援朝愛國捐獻上,僅1951年全區農民就捐獻45萬餘元,可購買戰鬥機3架;在為烈軍屬代耕方面,全區占60%以上的烈軍屬受到代耕,龍岩縣的固定代耕占到83.5%;此外,在征糧方面,1951—1952年兩年都在20天内即告基本結束,交糧比快、比好,連瞎子、老頭也參加挑運,表現出極大的愛國熱忱。

    第五,廣大農民掀起了學習文化的熱潮,健康文明的社會風氣逐步形成。土地改革使閩西老區的文化教育事業有了很大的發展,大批的農民子弟進入了學校,農村中掀起了文化學習的熱潮。全區小學生已由土改前的76560人增至114226人,中學生己由6897人增至13152人,冬學夜校已有331所,參加文化學習的農民已增至196229人,五六十歲的老太婆也參加了學習,出現了“女兒教母親”、“妻子教丈夫”等生動場面;鄉村文娛活動也逐漸活躍起來,“紅軍山歌”到處流傳,農村業餘劇社有115個,主動配合中心任務機動演出。由于群衆的政治覺悟逐步提高,迷信風氣大為減少,僅上杭縣下才溪鄉1951年因停止迎神賽會而節省的谷子就有400多擔;鄉村中偷盜、賭博、遊手好閑等不良風氣大大改變了;農民間地域宗派觀念已基本消除,互助友愛蔚然成風。

    總之,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地改革運動是成功的。雖然土改過程中也曾發生急于求成、包辦代替、強迫命令等現象;在執行政策中也曾出現偏差,以至于錯劃成分,及侵犯中農和僑眷利益;部分鄉村幹部多得勝利果實;以及林權處理不當等錯誤,但是,這些不良現象在随後開展的土改檢查、複查或補課中逐步得到了糾正,有的還結合生産進行了适當的處理。

    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地問題,最終獲得了較圓滿的解決。閩西老革命根據地的土改是中國共産黨在複雜情況下靈活運用土地政策的榜樣,它所取得成功的曆史經驗,值得我們認真總結。

    (作者單位:中共龍岩市委黨史研究室)


    [1]  龍岩專署計劃經濟委員會編:《龍岩專區基本統計(1949—1961)》,1961年版,第32頁。

    [2]  中共福建省委黨校黨史研究室編:《紅四軍入閩和古田會議文獻資料》,福建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69頁。

    [3]  張鼎丞:《中國共産黨創建閩西革命根據地》,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7頁。

    [4]  魏金水:《閩西的保田鬥争》,《南方局黨史資料(五)》,重慶出版社1990年版,第359、369頁。

    [5]  中共龍岩地區農委辦:《龍岩專區三年來土地改革運動工作總結》,1952年12月3日(以下未注明出處均引自該文獻)。

    [6]  陳鼎元、屠劍臣:《扶植自耕農在龍岩》,龍岩縣政府、龍岩地權調整辦事處1948年1月編印,第20頁。

    [7] 《龍岩專區若幹鄉土地改革的特點和幾個具體經驗》,1951年07月23日。

    [8]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1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87年版,第669頁。

    [9]龍岩地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龍岩地區志(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213頁。

    [10] 陳于勤:《福建省土地改革運動探讨》,《黨史研究與教學》,1994年第1期。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